红叶不负好韶华 愿做春泥更护花——记黄岩区退休干部鲍保金与他的反邪教事业
发布日期:2017-06-08 浏览次数: 字体:[ ]

在黄岩区,有这么一位退休干部,他在花甲之年带领着一支团队,日日月月奔波于城乡各个单位之间,不辞辛苦;他放弃了本该享受的天伦之乐,无私奉献,创造出了光辉的业绩;他深入村居、深入家庭,用多种多样的形式宣传科学,反对邪教,用自己的汗水呵护着群众的心灵之花。

他就是黄岩区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鲍保金。

一个意想不到的事业

严格的说,老鲍和他的反邪教团队全名应称为“黄岩区反邪教协会”,是一个专门从事反邪教宣传的群众组织。2012年,国内防范处理邪教工作逐步转型,基层开始全面放开反邪教宣传,急需在各地成立反邪教的群众性组织,在配合开展防处邪教工作的同时,开展社会面宣传教育。而老鲍的退休干部身份和曾多年担任法院院长的工作经历引起了时任台州市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秘书长章志松(原黄岩县公安局长)的兴趣。在他的极力推荐和邀请下,老鲍放弃了退休后的安逸生活,一心扑到了黄岩区的反邪教宣传教育中去。和老鲍同时参与这份工作的还有党校退休干部林乐民、黄岩中学退休教师王有器、退休干部黄丽萍等四位老同志,他们成为黄岩区反邪教协会的骨干力量,而老鲍则成为了这支团队的“带头人”。

其实,在担任反邪教协会会长之前,老鲍在黄岩就久负盛名。他担任黄岩法院院长二十多年,经手的案件不计其数,无一差错。他大公无私、刚正不阿、秉公执法的精神深入人心,以至于民间百姓称他为“黑脸‘包公’”。退休之后,他依然心系群众、服务发展,经常性帮社区居委会干这干那。在前几年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期间,他还担任督导组组长,全程对机关多个部门进行跟踪督导……这些成绩,对老鲍来说,他都不在乎。在老鲍心里,他真正牵挂的还是他的反邪教事业。

对于反邪教这个工作,老鲍不是没想过这其中的艰辛。之所以坚守,完全是为了“救心”。可以这么说,在黄岩民间这么多热心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的人中,关注反邪教这个边缘化问题,以拯救灵魂为事业的,老鲍是第一人。这么多年来,他将自己的生命与反邪教事业融合在了一起,他将所有的情感和心血付出到了一场场反邪教活动中去。曾经有人以优厚的待遇邀请老鲍出任其他协会的理事长,都被他拒绝了。按他的话说,既然选择了反邪教事业,我就要专心致志做好;既然选择了这一行,我就要好好干下去。

这一干,就和反邪宣传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一干,就是近1500个日日夜夜。

四年来,老鲍进社区、进村居、进学校、进企业、进宗教场所,脚步走遍了黄岩的山山水水,他认真搜集资料,制作的宣传展板和资料飞遍了黄岩的千家万户。仅2015年,老鲍就率领着他的团队向全区家庭分发反邪教年画20余万份,举办广场宣传20余次。他基本上是一年365日无休息:春运时,车站候车大厅有他宣传的身影;元宵节,灯谜竞猜现场有他忙碌的汗水;黄昏,他走进广场文艺,用一台台节目“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白天,他走进社区家庭,用一次次的志愿服务警示人们、引导群众。他就象一个永不停转的陀螺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甘作群众的贴心人

老鲍有一句名言,反邪教必须要贴近和依靠人民群众。将群众发动起来,擦亮群众的眼睛,使群众能保护群众,这才是真正的成功。为此,他一心一意地扎根群众,真心真意地依靠群众,全心全意地服务群众,将反邪宣传变成了全民参与的“群众活动”,真正将党的群众路线落到了实处。

2013年初,黄岩反邪教协会成立没多久。在开展工作中,老鲍敏感地发现,农村文艺、科普宣传的相对落后,是邪教容易滋生的重要因素。广大农民朋友由于缺少健康向上的精神食粮,很容易被其他思想所侵蚀。而传统的理论式宣传又效果不明显。怎么办?经过认真思考,老鲍想到了用群众来进行宣传的办法。他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文艺下乡”活动,广泛搜集黄岩本地文化资源,还将当地小有名气的民间艺人、乡村大使等人才吸收到反邪教宣传队伍中来,请他们用群众的语言,将黄岩的人文习俗与反邪宣传相结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几年来,老鲍和这些来自民间的宣传者们一起,用方言创作了反邪顺口溜、快板书、三句半、童谣、寓言、歌曲等20余篇,既通俗易懂,又幽默可亲,得到了老百姓的纷纷点“赞”。同时,这些作品被他用图文并茂的方式汇编成册,编印了10000本发放到农村广大干部群众手中,不但孩子们喜欢,连有些大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除了农村,老鲍还把视线投向了学校。在他的眼里,孩子的心灵是纯洁的,来不得半点玷污。他要让所有的学生都学会明辨是非,自觉抵制邪教的侵扰。在他的推动下,“校园反邪”纳入了学校的法制教育和德育教育之中,通过反邪教知识竞赛、征文比赛、宣传橱窗比赛和文艺演出等多种形式,营造“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氛围;他还多次走进学校,或开展主题教育活动,或与学校一起组织主题班会,用自己的言传身教滋润着孩子们的心灵。更特别的是,他实施了“一校一品”计划,运用学生的自身特长反对邪教,起到自觉反邪,寓教于乐的目的。如北城中心小学,是全国小有名气的寓言创作基地。在老鲍的努力下,学校将寓言创作、寓言漫画、寓言剧场等载体溶入反邪教宣传,取得了喜人的成果。目前,该校的“寓言反邪”已成为全区乃至全市教育系统的一个样板,成为全国反邪教宣传一道独特的风景。另外,在樊川小学、沙埠中学,老鲍也进行了同样的努力,分别建立了反邪教童谣和反邪教版画创作基地,不仅深化了校园反邪活动,更推动了全区群众性反邪教工作开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满足孩子的特点和需要,老鲍邀请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童桂增先生写了10篇关于反邪教的寓言,并请人根据此寓言制作了《囫囵大师覆灭记》动画片和连环画,不但成为国内仅有的寓言反邪宣传作品,还形象生动地进行反邪教警示教育以提高中小学生的识邪、防邪的意识,增强拒邪和反邪的能力,还校园一片净土。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如果说人们认识世界、认识自我的“灵魂”是一汪泉水,那么老鲍和他的团队就是一股清流。他们就象灵魂的导师,用自己的心血指引着人们走出迷惘,呵护着人们的心灵。

筑起反邪教的钢铁长城

反邪宣传靠“单打独斗”肯定不行,要形成全社会的共同合力。对此,老鲍一直有着清醒的认识。在他和他的团队每年的工作计划中,一直将构建全社会的反邪宣传体系作为工作的重要内容。2013年,黄岩第一、二职业技术学校建立反邪教协会,2014年黄岩全区19个乡镇(街道)成立反邪教协会,2015年城区24个社区全部城立反邪教协会,2016年,老鲍他们又将村级的反邪教协会的建设作为工作重点。目前,通过他们的努力,共有62个村、居设立了反邪教支会,初步形成了区——乡——村居(社区)——单位的反邪网络,基本实现了反邪宣传的全覆盖。

除此之外,老鲍还重视教育基地建设,在“反邪”的同时不忘向各界的群众灌输现代科学知识和正确的宗教知识。在他努力下,建立了台州市首个宗教反邪教阵地——黄岩广化寺反邪教警示教育阵地,通过制作櫉窗反邪专栏,展出反邪展板、挂图,开展反邪讲学,播放反邪碟片等多种形式使信众在从事宗教活动中同时接受反邪教教育;建立了全省首家企业反邪教基地——新亚控股集团反邪教警示教育基地,利用投影显示屏(厅)、电脑、展示大厅、阅览室等先进设备开展各类反邪教宣传教育活动;建立了台州首个农村反邪教基地——黄岩区高桥八份反邪教警示宣传教育基地,推动农村反邪宣传的深入开展,成为全省的样板;建立了黄岩首个以青少年教育为重点对象的黄岩区宁溪反邪教警示教育基地,为我区青少年反邪教教育开辟了自己的阵地;建立了全国首个少年儿童反邪教寓言文学创作基地——北城街道中心小学,将反邪教寓言教育深入学生的素质教学;建立了全国首家个人反邪教工作室——上郑民间文化艺人即“台州赵本山”郑英俊在各类场合宣传反邪教内容;建立了全市首个流动人口反邪教警示宣传教育基地——北城街道新黄岩人服务站,夯实流动人口这个邪教易感人群的反邪教基础。这一系列基地的建设,充分考虑了各类人群的个性特点,实现反邪的“精准宣教”。2015年8月全省反邪教基层宣传阵地建设现场会在黄岩召开,老鲍的反邪教基地建设得到上级的充分肯定。并且在2016年9月,黄岩的社会面反邪教宣传经验将在全国反邪教协会秘书长会议上做为经验交流。

除了抓协会、抓基地,老鲍还带出了一支专业反邪的队伍。近年来,黄岩大力开展农村文化礼堂建设。老鲍敏感地意识到,这些“文化大使”将是开展反邪教宣传的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于是,他借力胡从德、郑英俊等文化大使,以评书、顺口溜、黄岩白搭等形式向村民宣传反邪教知识;他依托南城、富山、澄江等多个文化礼堂,搭建知识讲座、文艺晚会等宣传平台;他发挥民间老艺人作用,依托各村文化礼堂建立反邪警示教育工作室,用文化的方式推动农村反邪宣传教育的开展。经过几年的努力,这些文化大使、老艺人成为一支特殊的队伍,活跃在广袤的乡村,筑起了一道防范邪教侵蚀的防火墙。此外,老鲍还善于“搭车”,在他的努力下,出租房安全检查、科普下乡、党员活动、普法教育……等等,只要有机会下村入户的工作,都成为反邪宣传的搭车平台。甚至一些村的村规民约,在老鲍的推动下,也将反邪宣传内容纳入其中。有些乡干部开玩笑地和老鲍说,这样子的话,我们所有人不都成为你的宣传员了?老鲍说,大家都是反邪教的宣传员,邪教才没有藏身之地呀。

在老鲍的努力下,黄岩的反邪教宣传取得了突破性成效。不仅在全社会形成了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浪潮,还拓展了反邪教的战线,凝聚了社会各界反邪教的力量,为有效开展反邪教警示宣传教育活动,全面构筑基层反邪教防火墙,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红叶不负好韶华,愿做春泥更护花。老鲍积极响应习大大的号召:“正本清源、扶正祛邪”,做一股永不停歇的清流,滋润着广大群众的心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